幸會。

*挑出来点能看的片段 普露不明显预警

偶尔在某些静悄悄独自醒来的夜晚,他闪烁在梦境的碎片之间,成了挥之不去的念想。我已经把我青涩懵懂的少年时光奉献于他,现在我老了,躺在折椅上昏昏欲睡,他又重新在脑海里鲜活起来,依旧是那副年轻气盛的样子,半点皱纹都没有。我又忆起他透着孩子气的脸颊,温柔的紫罗兰眼眸里笑起来漾开层层水波流转的光华,这光芒在我心里随着年岁流逝渐渐模糊,但永远保持鲜活的样子。
而现在困意上头,我准备在午后的阳光里稍微小睡一会。时间再一次慢下来,宛如粘稠到半凝固的蜂蜜,光线透过湛黄的帷幕,千丝万缕,扭曲成波纹朝我席卷而来,把圆桌绿条纹的桌布,剩大半的果酱瓶,搁在储物架上色彩黯淡的明信片通...

瞎写。个人臆想

我想起前些沉闷的日子。
那时降下一场大雪,我和他走在空旷的道路上,四下子一点点细碎的声音都被厚厚雪层吸了去。他有技巧的落脚,好让靴子不至于深深陷入雪里难以行走。雪落在他灰浅色的睫毛上,落在他的米白大衣上,落进他的眼里,那一片小小的银白色在他迷茫又焦虑不安的紫色瞳孔里打转。我把这事告诉他的时候,他只是安静的听着,习惯性牵动嘴角,最拿手的笑容也凸显苍白。
我凝视他的眼睛,凝视他僵硬面具下本人都不曾意识到的一瞬真实的疲倦。异样的沉寂肆意蔓延,几乎要把他淹没在没有话语的空旷里。半晌我以为他不会开口时却听见回答。这样啊。他把手放在被一层大大小小的文件覆盖的书桌上。
那天我陪着他到很晚,他一直...

【米露 微Dover】 我与死神 与将死的恋人们

十分感谢😭😭😭生日蛋糕我会吃掉的(。

白日焰:

大号这边把它补完了……其实还有一个已经想好的极东的后续,可能到时候发。先这样吧就。我觉得是糖

🎂


我第一次见到伊万是在十岁那年的晚上。黑死病爆发的那年。

那是夏天,我记得。因为有蔷薇花的香气混合着肉类腐烂时特有的油腻腥甜从窗口灌进来,那是夏天才会出现的气味。我因为酷暑难以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

这个时候我看见了伊万。

他是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整个身体笼罩在一件古怪的黑斗篷之下,露出的一缕头发隐隐的在月光下发着光。我看到他俯下身吻了我临床的小女孩,然...

*放一下骰输给白桦的短打

和风掠过树梢。正午刚过,一切都沉浸在如让人浑身松懈的温暖里,明亮柔和的光辉如水光一般澄澈。又如大把金光灿烂的丝线,阳光被晃动的稀疏枝叶分割成闪烁的碎片,从敞开的窗口撒进屋里,跃然书页上,在布拉金骨节分明的手边雀跃跳动企图夺取他的注意。而他低垂着头,半阖上眼睛,唇边流露出些似有似无的愉悦,正被温暖缠绕着一步步沉入甜美朦胧的梦境。

阿尔弗雷德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他交叉双臂倚在墙上,饶有兴致的端详伊万额上几缕被照耀成浅金色的发束,围巾松松垮垮露出一小截过于白皙的脖颈,以及隐藏在薄薄布料下平缓起伏的胸膛。布拉金斯基在他光怪陆离的梦境里遇见了什么呢,阿尔弗雷德想...

© 一家海棠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