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會。

*放一下骰输给白桦的短打

和风掠过树梢。正午刚过,一切都沉浸在如让人浑身松懈的温暖里,明亮柔和的光辉如水光一般澄澈。又如大把金光灿烂的丝线,阳光被晃动的稀疏枝叶分割成闪烁的碎片,从敞开的窗口撒进屋里,跃然书页上,在布拉金骨节分明的手边雀跃跳动企图夺取他的注意。而他低垂着头,半阖上眼睛,唇边流露出些似有似无的愉悦,正被温暖缠绕着一步步沉入甜美朦胧的梦境。

阿尔弗雷德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他交叉双臂倚在墙上,饶有兴致的端详伊万额上几缕被照耀成浅金色的发束,围巾松松垮垮露出一小截过于白皙的脖颈,以及隐藏在薄薄布料下平缓起伏的胸膛。布拉金斯基在他光怪陆离的梦境里遇见了什么呢,阿尔弗雷德想,他忍不住靠的更近,弯下腰抬高对方的面颊,用手指磨蹭伊万脸上的细小绒毛,拿呼出的微小潮湿的热气骚扰他。对方只是哼出几声模糊的,几乎可以称为呜咽的鼻音倾诉不满。

于是阿尔弗雷德又绕过耳边的碎发,用尖牙轻轻咬住他的耳垂轻轻磨蹭,半含半咬如同对待一块不舍得下口的软糖。伊万终于被这动作从恍恍惚惚的睡梦里拽出来,一个激灵推推趴在脖颈处的脑袋。“你没事干吗…”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困倦的。阿尔弗雷德带着微妙的得意笑起来,坐上阳台挤在尚迷迷糊糊的伊万身边,“是啊。”

这时伊万才发觉他的脖子后面一小块皮肤已经被晒的热乎乎的了,他调整一下姿势,转头鼻尖蹭过阿尔弗雷德的手臂。伊万对着地板上的光斑出神,阳光真是太好了,也许他应该做点别的什么…不过…

一只昆虫窜至他的视线内,缓缓的好像要停驻在窗台上,又醒悟过来一样猛的扇动翅膀飞走了。伊万撑起脑袋看着它。睡意卷土重来,他的思维好像陷在厚重的水泥地里挣扎,终于慢慢的迟钝下去了。


评论
热度(20)

© 一家海棠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