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會。

*挑出来点能看的片段 普露不明显预警

偶尔在某些静悄悄独自醒来的夜晚,他闪烁在梦境的碎片之间,成了挥之不去的念想。我已经把我青涩懵懂的少年时光奉献于他,现在我老了,躺在折椅上昏昏欲睡,他又重新在脑海里鲜活起来,依旧是那副年轻气盛的样子,半点皱纹都没有。我又忆起他透着孩子气的脸颊,温柔的紫罗兰眼眸里笑起来漾开层层水波流转的光华,这光芒在我心里随着年岁流逝渐渐模糊,但永远保持鲜活的样子。
而现在困意上头,我准备在午后的阳光里稍微小睡一会。时间再一次慢下来,宛如粘稠到半凝固的蜂蜜,光线透过湛黄的帷幕,千丝万缕,扭曲成波纹朝我席卷而来,把圆桌绿条纹的桌布,剩大半的果酱瓶,搁在储物架上色彩黯淡的明信片通通吞没在它奇异的浪花里。
他不知什么时候坐在我身边,就像从前千千万万次幻觉里一样,清澈的眼睛含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一瞬间好像奔涌出数不尽的喜怒哀乐,一瞬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他原来只是个虚幻的轮廓,在金黄浪潮的冲刷下却一点点凝实,甚至依稀间恍若温热的呼吸就扑打在耳边不远处。我听见他在说话,那是一种低低的、温柔的声音,像是在水波之下深深的海底回荡,并不表达什么意思,却像是独属于恋人间的缠绵悱恻。我终于在这光芒中彻彻底底的阖上眼,任凭意识沉向最初始的黑暗,像个孩子一样投入母亲深沉宁静的怀抱。我知道黑暗的那一头有他在等着我。

评论(7)
热度(6)

© 一家海棠糕. | Powered by LOFTER